<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var id="p19n9"><span id="p19n9"><menuitem id="p19n9"></menuitem></span></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ideo id="p19n9"></video></var>
<cite id="p19n9"><span id="p19n9"><thead id="p19n9"></thead></span></cite><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cite id="p19n9"></cite>
<var id="p19n9"></var>
法治網首頁>>
知網涉嫌侵權及壟斷事件輿情研究
發布時間:2022-06-20 10:15 星期一
來源:《政法輿情》2022年第14期

編者按:從2021年12月到2022年6月,中國知網負面輿情不斷,多個學者和機構不滿知網肆意侵權、定價不合理等問題,甚至訴諸法律,引發大量網民關注,目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已就其壟斷問題正式立案調查。輿論針對知網事件的討論從個案糾紛延伸至是否涉嫌壟斷等更為宏觀的層面。法治網輿情中心通過梳理知網事件脈絡以及輿論觀點,分析該事件背后所輻射的學術版權保護以及市場監管等方面困境,并從司法、執法和立法角度提出建議與對策。


■ 輿情事件


1、退休教授起訴知網侵權案首引熱議


2021年12月7日,據《長江日報》報道,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發現自己發表的100多篇文章被知網擅自收錄,并且需要付費下載。趙德馨以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將中國知網起訴至法院,其涉及知網收錄的100多篇論文的官司已全部獲勝訴,累計獲賠70多萬元。趙德馨勝訴后,知網下架了其全部文章并不再收錄。此舉引發輿論熱議,《人民日報》評論文章指責知網“過于霸道”,是在濫用影響力。同年12月10日22時許,中國知網微信公眾號“CNKI知網”發文向趙德馨教授表達歉意,并稱會妥善處置趙德馨教授作品繼續在知網平臺傳播的問題。大量網民圍觀此事,力挺趙德馨維權訴求。話題“#中國知網道歉#”“#央視網評老教授狀告中國知網#”閱讀量累計超過10億。


2、中科院停用知網再次點燃輿情


2022年4月8日,疑似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發布通知稱將停用知網,提及“2021年中科院集團中國知網數據庫訂購總費用已達到千萬級別,高昂的訂購費用已成為中科院集團資源引進中的‘巨無霸’”,引起輿論嘩然。4月17日,中科院負責人向媒體證實通知內容屬實。此事一出,關于知網的負面討論再度升溫,不少網民感慨中科院這類權威科研機構都難以負擔知網費用,可見知網憑借著其壟斷地位攫取著超高額利潤。4月19日,知網官方微信發布聲明,稱將繼續向中科院所屬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務,直至2022年度協議簽署并啟動服務。據媒體報道,2012年至2021年間,包括北京大學、武漢理工大學在內的多所高校曾因知網費用漲幅過高而暫停使用知網。多數網民據此質疑知網涉嫌壟斷,呼吁監管部門介入。4月20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回復網上留言時表示,已關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網涉嫌壟斷問題,正在依法開展相關工作。微博話題“#中科院回應停用知網#”等閱讀量累計超過6億。


3、多起訴訟案件接連曝出,持續推高輿論場熱度


中科院退訂知網的風波還未完全平復,更多知網的侵權訴訟案件引起輿論關注。據上游新聞報道,4月15日,湖北作家陳應松起訴知網運營侵權賠償一案開庭,陳應松稱自己有300余篇文章被知網收錄,大部分未經同意。隨后陳應松起訴知網運營,提出按照1500元每1000字進行賠償,對此,知網運營表示自己“賠不起”,并稱“如果都來索賠可能要賠1200億”。但不少網民對此表示反感,認為知網是“哭窮”逃避賠償。

此外,據媒體報道和裁判文書網顯示,知網還涉及多起侵權糾紛。如3月21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浙江理工大學政法學院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訴知網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一案;4月26日,山東女作家唐效英以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起訴中國知網,法院一審判決要求知網賠償22800元;今年2月,湖南作家蔡建文起訴知網侵權一案正式立案。趙德馨教授妻子周秀鸞教授也于今年5月起訴知網維權,法院判決知網單篇文章賠償2100元到2400元不等。之后,知網以“賠償金額過高”提出上訴后被駁回。在此期間,輿論對知網處境普遍抱有幸災樂禍的心態,并感嘆“天下苦知網久矣”。微博話題“#中科院回應停用知網#”“#知網漲價是否傷害了科研環境#”等閱讀量累計超過6億。


4、知網涉嫌壟斷行為被立案調查


5月9日,同方股份針對投資者留言回應稱:知網在進行反思,會將相關整改措施擇機向社會公開。5月1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公告稱依法對知網涉嫌實施壟斷行為立案調查。對此,知網于當天作出回應表示會全力配合,全面自查,徹底整改。趙德馨教授也稱希望未來充分競爭,并透露知網已于此前登門道歉,表達了重新上架他與妻子周秀鸞論文作品的意愿。但趙德馨指出此前知網曾未經其同意開設銀行賬戶,并且假冒其簽名,目前已報案處理。因此對于此次作品重新上架,會有更慎重的思考。5月23日,作家陳漸聯合15名作家起訴知網,稱大量收錄作品未經授權,要求知網賠償經濟損失。伴隨知網相關調查深入,其或將面臨更多糾紛和指控。6月6日,知網發生人事變更,王明亮卸任董事及法定代表人,劉長欣接任。截至6月8日12時,與此事相關的媒體報道1.5萬篇,微博78萬余條,微博話題“#知網涉嫌壟斷被立案調查#”等閱讀量累計超過30億。


■ 輿論觀察


綜合輿論評論和分析,知網招致的爭議主要涉及版權歸屬、壟斷嫌疑、公益屬性缺失等方面。


1. 指責知網侵害創作者相關權益


對于知網的侵權行為,主流輿論都達成了較為一致的觀點。如南方網評論文章指出,無論從常識角度看還是從法理角度看,知網擅自使用作者的作品無疑是一種侵權行為。部分媒體就知網非法獲取創作者內容授權的途徑展開進一步剖析,如財新網梳理發現知網與期刊公司簽訂協議,約定知網使用其刊物的著作權,而期刊又通過投稿聲明、稿約等形式獲得作者作品授權,如此一來,就形成了“知網-出版單位-作者”的授權鏈條,繞開了內容的實際創作者。該文章認為,“趙德馨的勝訴,說明知網獲得論文授權的途徑并不具備合法性”。


2. 質疑知網已構成行業壟斷


大多數網民認為當前知網已構成了行業壟斷,要求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媒體及專業人士方面,央視網評論文章指出,中國知網表面上霸王條款自定的“強制授權”,背后卻是對知識產權的壟斷。《北京青年報》提到:“據知網財報顯示,其毛利率常年維持在50%到70%之間。2021年上半年,知網主營業務收入高達4.9億元。這些數據表明,知網在產業內保持著較高的話語權及競爭地位。”但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孫晉對此則抱有更謹慎的觀點,認為只有反壟斷執法機構或司法機關才能判定知網是否構成壟斷行為。


3. 呼吁監管部門限制知網商業屬性


在知網事件反復發酵的過程中,多個主流媒體關注知網的公益性與商業性沖突問題。《人民日報》兩次發文表示,知網在平衡商業逐利與公共利益之間方面應當有更多反思;人民網評論稱,知網需要統籌處理好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二者之間的關系。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教授方興東建議,要破除當前困局,首先知網應該從上市公司剝離或拆分,不能作為一個資本邏輯的盈利性主體存在;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成員王先林也認為,有必要從政策法律上考慮讓知網履行普遍、平等服務等公共性義務,同時實行行業監管措施。


■ 輿情解析




知網侵權糾紛由來已久,壟斷嫌疑也并非首次陷入,為何在近期突然引爆輿論場?從現實問題到輿論環境,都影響著輿論對該事件的判斷。


1. 不公平交易機制成為輿論憤怒根源


知網事件中,最飽受輿論詬病的地方在于知網“低買高賣”的盈利模式。這種模式使得其他利益相關方處于弱勢地位,在面對知網的不公平對待時難以維護自身權益,久而久之為矛盾的爆發埋下了隱患。一方面,知網在上游低價“收割”論文,侵犯了學者合法權益;另一方面與下游的高校議價時,又憑借其海量資源優勢令高校不得不高價購買服務。在這個鏈條中,知網不僅獲取超高利潤,同時還獲得隱性“定義”和“評價”學術界的權力,扼住學者和高校成果產出的咽喉,對于期刊、高校、學者以及學生等交易各方來說,利益分配都是“顯失公平”。因此,隨著積弊越深,社會不滿情緒越累積,輿情爆發的能量也就越大。


2. 類案接連曝出反復挑動公眾負面情緒


知網的用戶群體覆蓋面廣泛,不僅包括專業學者和高校研究所等機構,同時也與大量學生以及研究生群體有關。因此這也意味著當知網出現負面輿情時,會很容易成為受網絡輿論關注的熱點話題。尤其是在社交媒體上活躍的學生聯想到自己過往使用知網時查重價格昂貴、網頁時常崩潰等種種問題,在網上發聲譴責知網,營造出“苦知網久矣”的輿論氛圍。不但學生群體,從教授、作家等個人再到中科院等科研機構,多起訴訟案件的曝光也讓公眾質疑不斷加深,知網的“霸道下架”和“哭窮回應”,非但無助于平息公眾怒火,反而刺激了批評聲量的升溫。



3. 版權、反壟斷等法治話題拉長輿論日程



版權以及反壟斷等涉法議題長期以來就是公眾關注的熱點話題,從“潼關肉夾饃”維權訴訟案件到“阿里巴巴被開天價罰單”等反壟斷制裁,類似案件總會引來多方關切。原因在于,一方面,我國版權保護制度與反壟斷規制起步較晚,因此部分公眾的法律觀念和常識淡薄,面對法律判決或行政部門處置時易產生誤讀;另一方面,相關法律仍有空白領域和不適配環節,體現在實體工作上就可能出現認定標準不一、判決尺度不同的情況,給業內人士和學者專家留下更多的表達空間,進而引發連鎖輿情。此外,知網事件中,由于波及的利益主體范圍大,更是進一步拉長訴訟周期,從而給輿論場提供更多的發酵空間,熱度此消彼長。

......


(全文閱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22年第14期)


來源:《政法輿情》2022年第14期

作者:法治網輿情中心輿情分析師 任靜

編輯:彭曉月 李思彤

獨家原創作品 轉載或引用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責任編輯:劉音
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