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var id="p19n9"><span id="p19n9"><menuitem id="p19n9"></menuitem></span></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ideo id="p19n9"></video></var>
<cite id="p19n9"><span id="p19n9"><thead id="p19n9"></thead></span></cite><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cite id="p19n9"></cite>
<var id="p19n9"></var>
法治網首頁>>
以合規不起訴規范數據企業發展
發布時間:2022-06-20 16:41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李 翔

近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檢察院對某公司開展不起訴“云聽證”,最終,包括聽證員、公安機關、第三方組織、被害單位等一致認可數據合規整改結果,由檢察院對涉案公司作出不起訴決定。據悉,這是上海市首例數據合規不起訴案。

從媒體報道看,涉案公司是一家互聯網大數據公司,主要為本地商戶提供數字化轉型服務。2019年至2020年,為運營需要,該公司在未經授權許可的情況下,非法爬取了某外賣平臺的大量數據。案發后,涉案公司對外賣平臺積極賠償損失并取得諒解。由于此案涉及的犯罪事實復雜、行為手段專業,對其開展數據合規治理沒有先例可循。因此,受到了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重點關注。作為首例數據合規不起訴案,無論是宏觀層面對行業治理,還是微觀層面對企業的規范發展都具有重大意義。具體來說:

其一,體現檢察院貫徹落實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為企業經營提供法治保障。伴隨著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飛速發展,民營企業逐漸成為時代浪潮下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由于是摸著石頭過河,很多民營企業在野蠻生長的過程中也不時出現一些問題。此前在對這些問題的治理過程中,有時會出現一些辦案簡單化的傾向,盡管嚴格追究相關企業及人員刑事責任,能夠有力打擊違法犯罪,但也容易出現“辦理一起案件,垮掉一個企業,失業一批員工”的現象。

2019年以來,“兩高”積極響應國務院優化營商環境的號召,在法治框架下,不斷轉變司法理念,相繼出臺了一系列司法解釋及政策性文件,加強對民營企業,特別是高新技術企業的刑事司法保護,如最高檢推出了“企業合規不起訴”“少捕慎訴慎押”以及“認罪認罰從寬”等一系列措施,力爭讓民營企業家安心經營、專心發展、全心創新。以此案為例,合規整改舉措不僅讓企業家感受到司法的溫度,而且將對企業的影響降至最低。該公司在合規整改期間實現穩步規范發展,員工人數大幅增長,全年營收與納稅數額均處于較高水平,便是有力例證。

其二,兼顧一般規則與數據行業特性,是今后開展合規不起訴工作的參考模板。由于企業合規不起訴在實體法上尚未得到有效確立,還處于探索階段,現有企業合規不起訴仍主要限于相對不起訴類型。在此案中,檢察機關也是認為該公司在爬取數據后沒有二次兜售牟利等行為,犯罪情節較輕,主觀惡性較小,沒有實體法障礙,可以開展合規不起訴工作。

與傳統單位犯罪相比,數據企業依托網絡技術,行為手段新穎且隱秘,電子數據證據的提取和保存要求比較高,涉嫌的罪名也較為復雜。為了解決網絡爬蟲等數據合規的專業性問題,檢察機關商請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管委會從專類名錄庫中抽取了由網信辦、知名互聯網安全企業和產業促進社會組織人員組成的第三方組織,全程監督該公司數據合規工作,督促其構建有效整改體系。這種兼顧一般規則與數據行業特性的做法,為今后各級檢察院開展合規不起訴工作“打了樣”。

其三,堅持一方引領與多方參與,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在這起案件辦理過程中,檢察院始終處于引領者的地位,積極邀請多方參與其中:既商請專業的第三方組織進行監督與評估,也確認了涉案公司對被害公司的經濟損失賠償和諒解取得,還邀請了人大代表、公安機關參與聽證。這些積極作為不僅讓相關方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而且把案件辦成了一堂生動的法治課,取得了“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效果。

其他數據企業也要以此案為警示,注重日常合規、事前預防,避免進入刑事訴訟程序后再開展合規整改,并且要更加注重實質上的合規。例如,不得未經許可就隨意爬取他人數據,特別是在涉及公民個人信息數據時,根據我國個人信息保護法的相關規定,即使是已公開的個人信息,如果對個人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在處理這類數據時,也應當依法取得信息主體的同意。否則,輕則承擔侵權責任;重則可能觸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作者系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張美欣
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