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var id="p19n9"><span id="p19n9"><menuitem id="p19n9"></menuitem></span></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ideo id="p19n9"></video></var>
<cite id="p19n9"><span id="p19n9"><thead id="p19n9"></thead></span></cite><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listing id="p19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9n9"><strike id="p19n9"></strike></var>
<cite id="p19n9"></cite>
<var id="p19n9"></var>
法治網首頁>>
神舟十四號航天員素描
發布時間:2022-06-09 16:53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圖為神舟十四號航天員乘組與媒體記者見面。 汪江波 攝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廉穎婷 通訊員 占康

陳冬:為祖國飛出新高度

時隔6年,陳冬實現了他“盡快返回太空,為祖國飛出新高度”的愿望。作為第二批航天員里的首個指令長,他要迎接全新的挑戰和考驗。

“6年前的太空之旅結束后,我對太空的渴望與日俱增。6年前是想上太空,現在是更想上太空。”陳冬說。

2010年5月,陳冬和劉洋、王亞平等7人正式成為我國第二批航天員。

訓練時,陳冬全身心投入。超重耐力適應性訓練要求過載達到人體自重的8倍,持續時間為40秒。每次進行這項訓練時,陳冬都會覺得這8個G壓在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上,甚至感覺臟器都要位移了,透不過氣來,眼淚也會不受控制地甩出去。

2016年10月17日,陳冬入選神舟十一號載人飛船航天員乘組,完成了他的首次太空之旅。

這次,作為指令長的陳冬自我要求更高。為了提升自己應對未知風險的能力,他把訓練中遇到的每個障礙都當成難得的訓練機會。空間站關鍵技術驗證階段的4次出艙活動,陳冬都認真觀摩,并針對神舟十四號任務中出艙活動的相關設計,給科研人員提出幾條改進意見,均被采納。

太空出艙任務,脫離了艙體的保護,充滿未知和風險。但陳冬堅信,此前地面大量的出艙活動訓練、周密的故障預案演練,地面指揮和乘組長期訓練形成的默契,加上乘組之間的團結協作,他們一定能順利完成出艙任務。

劉洋:心懷山海 眼有星辰

間隔十年,劉洋先后執行“神舟九號”和“神舟十四號”飛行任務。劉洋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她踩著時代的鼓點前進。這份幸運既來自于偉大的時代,更來自于她數十年如一日的奮力前行。

正如劉洋所說:“十年前,當我離開天宮一號時,我莊嚴地向她敬了個軍禮,堅定地對自己說:不久的將來,我一定會再回來。這十年,我讀書深造,提升自己的能力素質;這十年,我靜心學習訓練,為任務做充分的準備;這十年,我走進學校,走上講臺,撒下種子,播下希望;這十年,我成為了幸福的母親,有了一雙可愛的兒女。”

出艙活動對上肢力量要求很高,因此訓練強度最大、時長最長。劉洋認為自己的力量與任務需要相比,還有一定差距。體訓時,她來得早、訓得長、走得晚,回宿舍還要舉杠鈴、練握力器。

水下訓練是航天員訓練的重中之重,單次訓練時長和強度都最大。在參加第一次水下驗證試驗時,劉洋在水下呆了三四個小時。結束后,整個人都虛脫了,手連握拳都握不住。她逼著自己直面水下訓練,并總結了一個方法:需要用眼時就排除干擾,緊盯目標;不需要用眼時,就抓緊閉眼緩一緩。就這樣,一點點地,劉洋逐漸適應了水下環境。

“我會一直心懷山海,眼有星辰,永葆初心,一次次把祖國的榮耀寫滿太空。”劉洋說。

蔡旭哲:12年終圓太空夢

6月5日,46歲的航天員蔡旭哲,搭乘神舟十四號載人飛船飛向太空。為了這一天,他等了整整12年。

2010年5月5日,是蔡旭哲終生難忘的日子。這天,他和其他6名戰友走進中國人民解放軍航天員大隊,成為我國第二批航天員。

從飛行員到航天員,要經歷脫胎換骨般的淬煉。不但要重新走進課堂學習枯燥的基礎理論,還要完成包括體質、心理、航天專業技術等上百門科目的艱苦訓練。每個科目挑戰的都是生理和心理的極限,蔡旭哲沿著這100多個科目的登天臺階逐步攀登。

水槽失重訓練,他一練就是大半天。穿著堅硬的水下訓練服,相當于在身上套了一艘“人”形飛船。渴了餓了只能喝水,癢了也不能撓。有時,干活幅度大了,身上被服裝關節的硬結構硌破了皮,也只能咬牙堅持。

2019年12月,蔡旭哲入選神舟十四號載人飛船航天員乘組。他深知每一個操作、每一個細節都關系任務成敗。每次大型試驗、大項操作,他都精益求精、追求極致。

“‘太空出差’半年,我最期待的就是問天、夢天兩艙和核心艙對接后太空家園建成的那一刻。在工作之余,我會盡情領略太空美景,拍一拍美麗的地球和偉大的祖國、看一看長江和黃河、找一找親愛的家鄉。”蔡旭哲說。

責任編輯:張美欣
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第一页